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一線快報
【紀檢人手記】老龔息訪記
來源:廉潔長沙 | 發布時間:2019-09-29

  “康書記,旅游干線公路征收我的土地補償款被村干部和組長截留貪污了。你們要是不給我查清楚,我就去巡察組找‘市里來的領導’舉報!”2019年6月的一天清晨,茶林村中塘組的村民老龔憤憤不平地向我反映村組干部的問題。

  訪情就如軍情,聽完老龔的訴說,我立即安排紀檢辦同事按程序進行登記,并承諾在1個月內給予答復。作為從信訪戰線轉崗到紀檢監察系統工作的干部,我深知基層信訪問題處理的難度,尤其是涉及土地征拆補償的信訪問題更是難上加難。

  到財政所、園區服務辦調查財務票據、翻閱征拆圖紙、查找協議文書等資料,實地踏看走訪、開展調查談話等工作,紀檢線3人“全員皆兵”,白天忙巡察,晚上看卷宗,雙休日做談話……

  在翻閱梳理案卷資料的時候,“攔路虎”出現了,由于征地補償發生在2014年,時間較久遠,當時經手的鎮、村、組干部對老龔反映的“補差面積2384.01平方米、折合3.5758畝,增補差價37924元”的具體分配細節均已回憶不清楚。查閱發現項目測繪圖標識的地塊戶主亦為老龔,且該筆征地補償增補差價款37924元早就已撥付到了村、組集體賬戶;核對中塘組的征地補償款賬目明細,項目撥付的土地征收補償款總額與中塘組村民實際已分配的土地征收補償款總額收支平衡,相關村組干部均表態,不存在貪污截留土地補償款情況。

  鎮紀委工作人員這時犯了難,有價值的線索似乎就此中斷,沒有證據顯示村組干部存在違規貪污截留經費的問題,但老龔訴求的未足額領取征地補償增補差價款37924元的事實客觀存在。那么現實問題確實是如老龔所說的嗎,這筆錢到底去了哪?

  鎮紀委工作人員在調查陷入困境的情況下,再次反復閱讀每一份文書材料,核對每一張財務票據,梳理每一筆資金流向。終于,我們發現了一種可能性:2014年9月19日該村一份總面積4.6787畝、總金額154207元的征地農戶領款明細表顯示,該筆補償款共涉及含老龔在內的7戶共16筆領款簽字明細,其中老龔與陳某等6戶所領取的13筆征地補償面積,正好總計2384.01平方米、折合3.5758畝,補償金額37924元。是不是老龔訴求的“征地補償補差面積2384.01平方米、折合3.5758畝,增補差價37924元”資金拆分打入到了多戶群眾賬目上?

  帶著這一思路,鎮紀委工作人員第三次開門見山地找老龔談話,詢問該地塊是否系其獨自擁有經營權,還是與鄰居村民共同所有?老龔這時才承認,該地塊是他和其他6戶村民共有的,他占大頭,其他村民只占較少面積。“村委會在發放補差款的時候沒有對相關細節進行備注、說明,我自己也看不懂領款明細表內的邏輯關系,加之鄰舍一直攛掇要我去反映征地面積和補差款少領了,可能被村組干部截留了。我以為還可以多領到一萬多塊錢,沒想到被鎮紀委‘一盆冷水’潑下來,一分錢領不到不說,還耽工費力花油錢。我對鄰舍領取的面積和補償金額沒有異議。只是沒有想到你們加班加點這么快就查清了事實,真是辛苦了你們,我心里也不再疑惑糾結了!”

  老龔的回答意味著信訪問題得到了圓滿化解,我們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我趁熱打鐵做他的思想工作:“事情的來龍去脈搞清楚了,村組干部沒有違紀違規截留貪污,你的應得款項也全部補償到位了,你心里的疙瘩也應該解開了。今后安置區的征地和建設還得靠你們支持,政府會按標準依法依規給予補償!”

  通過一年多的紀檢工作,我深深體會到,推動信訪舉報問題的化解、實現息訴息訪,首先是要熱心熱情,關鍵是要有理有據,目的是要公平公正,既要堅持在黨紀法規面前人人平等,更要嚴肅慎重、精確精準,才能使處理的每一個信訪問題經得起歷史的檢驗,得到被舉報人和舉報人雙方的認可認同。(瀏陽市張坊鎮紀委書記 康兆禎)

編輯:羅希特
mlb棒球服代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