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以案說紀
“諱疾忌醫”的醫院院長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 發布時間:2019-09-26

  “人最大的敵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最終打敗自己的也不是別人,而是自己。”這是湖南省長沙市第四醫院原黨委委員、院長段曉明以身破紀、以身試法付出慘痛代價后的幡然悔悟。9月20日,段曉明涉嫌受賄案一審開庭審理。

  段曉明,男,1963年出生,醫學博士,曾任衡陽市中心醫院黨委書記、院長,長沙市中心醫院黨委委員、院長,長沙市第四醫院黨委委員、院長。2018年10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段曉明被立案審查調查。

  經查,段曉明違反政治紀律,干擾巡視巡察工作,對抗組織審查;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廉潔紀律,違規收受禮品禮金,違規經營或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其親友、特定關系人的經營活動謀取利益;違反組織紀律,違反議事規則,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生活紀律;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利,單獨或伙同家人和特定關系人索取、收受巨額財物。

  聽不得逆耳之聲,“疾在腠理”不自知

  盡管家境貧寒,但段曉明從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他說“我的家庭從祖父輩就飽受黨的恩情”,因此他從小就立志成為有用的人,為黨和人民奉獻一切。但隨著面臨的誘惑越來越多、手中的權力越來越大,他與自己的初心漸行漸遠,最終徹底背離。

  “我的前半段人生可謂順風順水。”段曉明說,他大學畢業后進入醫院工作,后來又考上碩博連讀研究生。畢業后,他沒有繼續進行學術研究,“自己功名思想太重,所以選擇了行政道路。”

  拿到博士學位的段曉明回到醫院后,多次被破格提拔,從科室主任、副院長,到黨委書記、院長,僅用了5年時間。“擔任衡陽市中心醫院院長時,他才40歲出頭。”審查調查人員介紹,僅一年,他又作為優秀人才被選調至長沙市中心醫院擔任院長。

  “自認為比別人有能力,比別人有見識、有眼光,聽不進意見。”段曉明在懺悔書中這樣分析自己。

  據介紹,擔任長沙市中心醫院院長后,他的年度測評結果并不理想,但他不以為然,沒從自身找原因,更沒有反省和糾正自己在工作作風、工作方法方面存在的問題,反而怨天尤人,認為自己付出太多、回報太少。

  2009年,他到長沙第四醫院擔任院長后,更加聽不得逆耳之聲,身邊同事對他的普遍印象是“喜歡搞一言堂”。審查調查組也查實,僅2014年至2016年間,他就多次違反議事規則,以院長辦公會等方式,按照自己的意愿研究通過重大項目,將醫院年度釆購設備、重大項目建設等指定給親屬或特定關系人承攬……

  “但彼時的段曉明任由‘病毒’侵蝕、蔓延而不自知,還經常以協調工作為名,在高檔飯店安排宴請,為自己拉關系;出入會所,違規接受商人老板的宴請和紅包禮金。”審查調查人員說。

  把控項目為斂財,“病在腸胃”任發展

  “自己為組織作了貢獻,認為功可以抵過,違紀了組織也會包容我”,這是段曉明為自己違紀甚至違法犯罪所找的“心理安慰”。

  自恃勞苦功高,覺得醫院取得的成績都歸功于自己;自以為手段高明,一切都做得很隱蔽,組織難以查處……段曉明在這般“自信”的支撐下,肆無忌憚,用手中的權力瘋狂斂財。

  在其貪腐之路上,其妹段某春和情人彭某扮演了重要角色。

  2011年,段某春掛靠多家醫藥公司,向長沙市第四醫院銷售藥品。段曉明利用職權向下屬打招呼,在藥品的進院審批、藥價調整、藥款結算等方面提供幫助。幾年間,其妹從中獲利800余萬元,段曉明與妻子則心安理得收下了妹妹的巨額“謝意”。

  在段曉明的幫助下,彭某不僅掛靠藥品公司向長沙市第四醫院銷售藥品,還與他人合作向該院銷售多種醫療設備、承接急診樓聲光電改造及手術麻醉信息系統等項目,從中獲利數千萬元。段曉明則與彭某一起收受醫療設備經銷商、項目工程承包商奉上的數百萬元好處費……

  “他一手把控了醫院藥品、醫療設備、耗材采購及基建項目等,連保安和物業保潔服務項目都不放過,甚至叫停醫院已公開的招標項目,只為讓‘熟人’中標。”審查調查人員介紹說,段曉明儼然把醫院當成謀取私利的“自留地”。

  “為避免被查處,他自己通常不出面,主要是由其妹妹等特定關系人出面經辦具體事項……”長沙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說,段曉明試圖以看似隱蔽的“套路”掩蓋其違紀違法事實,但實則是掩耳盜鈴。

  “玩小聰明、心存僥幸,真是愚不可及。”談及其所作所為,段曉明這樣評價自己。

  干擾巡察對抗審查,“病入膏肓”難自醫

  2018年7月3日,長沙市委第三巡察組對該市第四醫院開展專項巡察。巡察組進駐后,他以對接工作為幌子向部分科室負責人打探巡察談話內容,并要求他們不要透露其就藥品、設備采購和基建項目等事宜打招呼的情況。巡察組向該院黨委交辦信訪件,要求限時辦結,他卻公然在院長辦公會上決定此事不提交黨委會討論,并對巡察組的多次督辦故意拖延、敷衍。

  后來,感覺自己問題敗露,段曉明一方面安排彭某退還收受的部分錢款,一方面同相關人員進行串供。2018年10月18日晚上8點多,在市區一條相對僻靜的道路旁,借著夜色的掩蓋,一輛車在此停留許久,車中坐的就是段曉明和其妹段某春。他正向段某春“面授機宜”,讓她否認在長沙市第四醫院做過藥品業務,并轉移名下資產、更換車輛和手機……

  在段曉明看來,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殊不知,百般掩飾皆為徒勞。第二天,他便被采取留置措施。

  在接受審查調查初期,他將自己被查處歸咎于在醫院改革中得罪了人被舉報,心懷怨恨,同時又暗藏僥幸心理。經審查調查人員耐心教育引導,“諱疾忌醫”的段曉明才逐漸意識到,自己的貪腐之“病”已入“膏肓”。“自己已經犯下了大量觸目驚心的錯誤,已經違法犯罪,我痛心疾首、悔恨交加。”此時的他方才悔悟,悔不該自以為是,悔不該利欲熏心,悔不該忘乎所以……

  2019年4月,段曉明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并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4名涉案人員被一同移送。 (通訊員 甘艷)

編輯:羅希特
mlb棒球服代购